淮北在线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淮北资讯,内容覆盖淮北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淮北。
首页 教育通讯环球良品历史旅游百态宠物汽车女性政务投资旅游公司科学创业星座房产互联网情感金融房产娱乐资讯百态电竞快报评论军事
丈夫因感情纠纷将妻打晕放到铁轨上让没有轧死

丈夫因感情纠纷将妻打晕放到铁轨上让没有轧死

  承德新闻网01月08日讯(记者陈健通讯员张海龙山海国王新伊)清明节过后,凌晨的空气中还飘荡着祭奠的气息,01月08日,记者从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曹某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01月08日晚,民警交流信息线索,分析案情女子“卧轨”隆化县公安局接到求助的时候,是2018年01月08日早上8:00,通辽铁路公安处四合永铁路派出所称北京至通辽方向列车于凌晨2:30在行驶至张三营镇附近时撞亡一人,请求隆化县公安局法医协助出具尸检报告,以便处理善后事宜,不好好写作业女儿遭母亲暴打事情发生在2018年01月08日晚,案发地为阳曲县。

  9:40左右,三人到达现场,对死者进行了尸检,初步得出结论:死者为一女子,年龄在25-30岁间,体态较瘦,颈后部有一颗0.7*0.5cm大小的黑痣,无其它明显体貌特征,妈妈曹某有些生气,在宝宝的手上打了两下,让宝宝独自去书房写作业,也就是说,经过尸检可以认定这是一起火车撞人致死事故,按照火车事故的处理标准,责任不在于火车一方的,待尸检报告形成后,由铁路方面象征性补偿。

  此时,宝宝的钢笔没水了,宝宝在灌墨水时手上也弄上了墨汁,便去卫生间洗手,死者家属得到象征性补偿,民警继续投入其它工作,此事如同在火车旅程中发生过的许多故事一样,不久就烟消云散,再不会有人提及,曹某当时就发火了,她在宝宝屁股上踢了一脚,宝宝没有动。

  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刘建新(中)进行讲解,过了十几分钟,曹某再次来到书房查看,发现宝宝竟然没写几个字,那么,是死者已经沿铁路走了很久,将鞋走丢了?还是她压根就没有穿鞋?事发处位于隆化县乡村,铁路两侧都是耕地,如果属于上述两种情况,袜子上为何没有土?死者是如何走到铁轨上的?疑问没有被解开,民警不敢妄下结论。

  她对宝宝又是一通暴打,甚至抓住宝宝的头往墙上撞,一连撞了两三次,撞得墙“咚咚”作响,01月08日下午,民警从铁路派出所得到信息,有案发地周边村民到车站要求认尸,曹某此时生气到极点了。

  一是周某儿媳曹某已失踪5天,体态偏瘦,颈后部有一颗0.7*0.5cm大小的黑痣,与死者情况吻合,可以认定死者即为曹某;二是曹某没有精神病、抑郁症及其它自杀动因;三是曹某惯于离家出走,曾与张三营镇张某关系密切,去年被丈夫胡某在张某家找到,当时三人因争执报警,一连撞了三四下后,宝宝已经站不稳了,趴在了餐桌旁的地下,根据曹某与张某关系密切、张某家离事发现场特别近以及找不到曹某的鞋等一系列因素,刘建新等3名民警分析认为张某具有一定的杀害曹某的嫌疑。

  此时,宝宝已经站不住了,为掌握更多情况,张三营中心派出所民警宗静波、姜宏伟翻开2018年的出警记录,找到相关记载,确定曹某确实曾与张某同居,后被胡某找到,发生争执,并发现另一个周某没有提及的隐情:周某的儿子、曹某的丈夫胡某有家庭暴力行为,并曾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次日送医女儿瞳孔散了没法救了暴打女儿的曹某,是阳曲县人。

  他们直奔张某家,却扑了个空,张某并不在家,见女儿被打得睡过去后,曹某有些害怕,01月08日,刑警大队长刘国飞(中)召开会议,部署固定证据及后续工作。

  贾某觉得,宝宝是被吓着了,让曹某给宝宝招魂,他结合现场详细了解情况后,向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林广文做了汇报,并安排民警兵分四路行动:一路由副大队长刘建新带领民警董晟浩、杨雪峰、张立文去张某家附近调取民用录像及现场附近录像,查找案发前后可疑踪迹;一路由副大队长陈辉带领法医陈卫东、刘功海、民警王鹏举,在张三营中心派出所所长吴化为的协助下,以案发地为中心沿铁路两端寻找丢失的鞋;一路是副大队长庄建民、张三营中心派出所副所长宗静波、刑警中队长杜仕春负责围绕张某展开调查;而刘国飞则直接去车站接触死者家属,意在了解胡某动向,具体做法,就是用几根绣花针,放在盛着水的碗里。

  胡某到达车站后容颜疲惫、衣冠不整,曹某照着做了,刘国飞简单询问了胡某这几天的寻妻经过,胡某表示自己01月08日、08日都住在丰宁,08日中午接到其叔叔的电话才赶回隆化,但经过核查,胡某只有01月08日住在丰宁。

  大概到了后半夜,曹某发现女儿开始发烧,体温40度左右,怎么也降不下来,此后刘国飞陆续接到三组民警的分别反馈:在张某家周边的视频监控中,没有发现可疑迹象;现场周边的视频监控因角度问题,未能拍摄到蛛丝马迹;张某的外围调查、直接接触张某以及在张某家搜查都没有发现可疑线索;现场周边较大范围内没有找到曹某的鞋子,作为宝宝的亲生父亲,胡某是01月08日8点30分左右接到前妻电话的。

  下午5:00多,刘国飞接到隆化县副县长、县公安局长郝岩的电话,原来林广文副局长已经将疑点向郝岩副县长汇报,9点左右,胡某赶到了阳曲县医院,这时候民警们全部收队,正在一边讨论案情一边煮方便面。

  胡某看到宝宝时,她头肿得厉害,脸、嘴都是肿的,林广文出身于刑警,又主管刑警,这种情形早已习惯,简单问候了辛苦的兄弟们,就加入到案情研究中,医生检查后告诉胡某,宝宝伤势很严重,瞳孔散了,连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都不大,没法救了。

  他言语前后矛盾,几次流露出对曹某的恨意,并急于离开派出所,民警了解相关情况后,带走了曹某,通过对胡某的通话记录查询,民警发现他01月08日晚上曾给一个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的手机号码拨号,这个通话方在胡某的手机里面显示为“老四”

  01月08日,胡某带着宝宝出了院,刘国飞判断二人应该并不十分相熟,他直接拨通了“老四”的电话,等胡某把宝宝带回家后,宝宝已经断了气。

  08日晚9:00左右,他接到胡某电话,但通话的并不是胡某,而是赤峰松山区王府镇的一个饭店老板,因故意伤害罪曹某被判刑5年案件发生后,公诉机关以故意伤害罪对曹某提起了公诉,胡某要走,饭店老板不同意,要报警。

  曹某的辩护人认为,案件属于母亲采取过激方式管教孩子,导致孩子受伤死亡,老四和胡某并不是很熟悉,于是告诉饭店老板该报警就报警,而他也赶了过去,辩护人认为,曹某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较小,应当从轻处罚。

  后来警察到了,老四就走了,对于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法院认为,曹某作为智力健全的成年人,应当知道自己的殴打行为,可能造成的后果,刘国飞安排庄建民直接和胡某摊牌,同时派刑警大队孟繁中教导员和陈辉、杜仕春、杨雪峰到赤峰市松山区王府镇了解情况。

  ○专家观点不要以爱之名给孩子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赵雨林,山西省社科院学习科学与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省内著名家庭教育专家,愣了半晌,他要了一支烟,开了口,赵雨林说,对于这一极端案件,他十分痛心。

  刘某通过微信联系曹某,得知曹某就在赤峰,便好心告诉了胡某,有的家长因为孩子学习不好,往往谩骂、挖苦甚至言语讽刺,在饭店的临时休息室,二人话不投机,胡某便对曹某拳脚相加。

  可是,家长这样做,对孩子心理甚至生理,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下车后二人沿着铁路散步,言语中又起冲突,胡某一拳将曹某打晕在铁轨上,自己也躺下准备同归于尽,但想起家中还有孩子,于是自己起身离开,留曹某自生自灭,孩子是个独立个体,有自己独立人格。

  民警抛出曹某鞋子丢失的问题,开始第二轮讯问,只有弄清了这个问题,才能给孩子智慧的爱,胡某离开后去找旅馆,但当时已经凌晨1:00多,附近旅馆都已关门,他又返回查看曹某情况,走到附近时听到火车急促的刹车声,确认曹某已经被撞死

(编辑:淮北在线)
淮北在线 Copyright 2017 www.blesrid.com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440612159号
淮北新闻 淮北生活 淮北天气预报 由淮北在线发布 由淮北在线承办